>

袁世凯人生的多次杀身之祸,载沣一上台就罢免了袁世凯

- 编辑: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-

袁世凯人生的多次杀身之祸,载沣一上台就罢免了袁世凯

袁世凯人生的多次杀身之祸

2019/03/15 | 刘江华| 阅读次数:1216| 收藏本文

袁世凯

摘要:逃过多次暗杀,他却因称帝而为千夫所指,很快在忧惧中病逝。

从河南一官宦人家的落第举人,到清内阁总理大臣、民国大总统,袁世凯逆袭的人生经历过多次杀身之祸。

袁虽在后来的奏折中屡称“三代世受国恩”,但其实,那都是其叔祖一族——叔祖袁甲三官至漕运总督、叔叔袁保恒官至户部侍郎。他父亲一支,并不显赫。袁世凯自小便过继给叔叔袁保庆为嗣子,几次乡试不中后,他一气之下,“把诗文付之一炬”,弃文从武。之后,为了谋生,22岁的他只好投奔与袁保庆“订兄弟之好”的淮军统领吴长庆。

1882年,清廷下旨让吴长庆带兵六营前往朝鲜平定“壬午兵变”,让投奔吴长庆刚一年的袁世凯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。

吴长庆仓促出发,军务非常繁忙,一切筹划都由其幕僚张謇打理。据张謇的儿子张孝若在《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》中说,就在张謇“写奏折,办公事……嘴里说,手里写”实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吴长庆偏要让袁世凯接着去考举人。看出袁心中不情愿的张謇,便对吴说:“大帅不要叫慰廷去考了,就让他帮我办出发的军事吧。”

如此,袁世凯有了留军的机会,能力也得以展现——限五六天办好的事,他不到三天就办得很为妥当齐备。部队开赴朝鲜时,“有干才”的袁世凯被委以“前敌营务处”的差使,负责勘查行军路线及筹备军需。

因在镇压“壬午兵变”中大显身手,经吴长庆奏保,袁世凯得以同知尽先补用,并赏戴花翎。这一年,袁世凯23岁,官至五品,大体相当于今天的副局级。之后,又得李鸿章推荐,被任命为驻朝鲜清军的“总理营务处,会办朝鲜防务”——相当于驻军的参谋长,一跃而成驻朝清军重要人物。

“壬午兵变”后,日本政府加紧针对中国的扩军备战,并在朝鲜培植亲日势力,逐渐形成了以金玉均、朴用孝等为首的开化派。1884年,日本趁中国与法国开战、无暇东顾之机,策动开化派发动政变,阴谋排斥中国、夺取朝鲜。

政变之前,朴用孝设鸿门宴,邀请驻朝清军高级将领赴宴并在宴会上一网打尽。清驻军最高指挥官吴兆有等人知悉内情后谢绝前往,袁世凯则身怀枪械,在宴会开始前一个小时突然出现。稍进酒馔即告辞,牵朴用孝手至门前,从容返营,使这一桩暗杀行动胎死腹中。

暗杀未成,开化派于12月4日发动“甲申事变”,逼迫朝鲜国王李煦召日本驻朝鲜公使竹添率兵进宫保卫,又矫诏处死亲近中国的保守派大臣闵台镐、尹泰骏、赵宁夏等六人。获悉政变消息后,袁世凯一面会同吴兆有上报李鸿章,一面自行决定率清军一千余人攻入王宫,赶跑竹添,保护朝鲜国王。据袁世凯后来给友人的书信,与日军交战时,“枪下如雨,地雷火炮,一时并发,我军死伤四十余人”。不过,福大命大的袁世凯,安然无恙。

竹添回国以后,诬指袁世凯无故攻击日军,伤害日商,烧毁日使馆。日本国内出现示威游行,高呼“膺惩清国”。清政府中也有人指责袁“擅启边衅”。为了应付日本,李鸿章奏派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吴大澂、署两江巡盐道续昌前往朝鲜查办。

1885年1月,吴大澂等抵达汉城,即命令袁率队搬离王宫、回营驻扎,不得妄动,听候查办;吴兆有等乘机揭发他豢养官妓、贩卖烟土、贪污挪用军饷等等劣迹。内外夹攻之下的袁世凯,遭遇了官宦生涯的第一次挫折,便托故母病,于1885年1月离开朝鲜回国,到河南陈州“隐居”。

但显然,袁世凯在“甲申事变”中的表现颇得李鸿章之心。之后在与日方的谈判中,尽管日本全权大使伊藤博文多次要求惩办袁世凯等人,李鸿章秉持朝旨,始终未允,将袁世凯“擅启边衅”的责任完全推卸,最后只是以私人名义“行文戒饬”了事。有趣的是,查办袁世凯的吴大澂,后来还与袁世凯结成了儿女亲家——袁之长子袁克定娶了吴之女儿吴本娴。

短暂的挫折之后,袁世凯人生获得了更大的转机:经李鸿章奏保,清廷于当年10月正式任命袁世凯为“驻扎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”全权代表。和前任陈树棠相比,袁的头衔多了“交涉”二字。李鸿章之意是希望袁世凯不仅管商务,还“略示预闻外交之意”,代表清廷坐镇朝鲜。如此一来,袁世凯不仅权力更大,而且本仅为五品官的他被加三品衔,可谓隆恩。

这年11月,26岁的袁世凯带着唐绍仪、刘永庆等随员20余人走马上任,俨然成了朝鲜的太上皇。在给其二姐的信中,袁世凯将自己比作“小钦差”,并不无得意地说:“弟年未三十,名扬中外,大臣推重,九重垂青,亦大喜事。”袁世凯此职月薪为500两,除去花费,每月至少可剩二三百两。财大气粗的他慷慨允诺每年出银百两,为家中私塾请更好的先生,并表示家中缺钱只管告知,他将及时派人送寄。

而据一些书籍所记,袁世凯在朝鲜遭遇的杀身之祸还不止一次。张社生在《袁世凯旧影》中说,甲午战争之前,日本曾密谋杀袁世凯。这次,是唐绍仪亲自带双枪双刀双马,连夜护送袁撤到英国军舰上。从此,二人结为生死之交。

1908年11月15日,统治了清王朝半个世纪的慈禧太后撒手人寰。在慈禧临终前的安排下,3岁的溥仪继承了皇位,而他的父亲醇亲王载沣被任命为摄政王,成为实际的军政大权掌权人。

宣统元年险遭摄政王载沣所杀

甲午战败,中国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。据说在一次闲聊中,恭亲王奕劻曾对李鸿章说中日开战完全是袁世凯鼓噪而成——言语中有要追究袁世凯责任之意。但李鸿章将此事大包大揽,回答说:“事已过去,请王爷不必追究,横竖皆鸿章之过耳。”

得益于李鸿章的庇护与赏识,得益于在小站练兵中的突出表现并夤缘慈禧宠臣荣禄等,袁世凯自此官场得意,在光绪末年升任直隶总督,后又奉调进京出任军机大臣、外务部尚书。

1908年11月14日,光绪驾崩。紧接着的第二天,慈禧薨逝。如此巧合,成了疑案一桩。垂危之际,慈禧安排由3岁的溥仪继承皇位,其父载沣为摄政王,掌握军政大权。作为光绪的弟弟,载沣一直认为:正是当年戊戌变法时袁世凯的告密,直接导致光绪被软禁和最终在34岁正当盛年时死去的悲惨命运。甚至有传言,光绪临终前曾对载沣说“袁世凯可杀”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1909年,袁世凯被摄政王载沣解除官职,在河南安阳洹上老家过着悠闲生活,将自己打造成“洹上渔翁”公共形象。

光绪驾崩时,袁世凯还奉慈禧之命,恭办大行皇帝丧礼。慈禧临终前,袁世凯等还被列为顾命大臣。据李宗一先生的《袁世凯传》,就立储一事,慈禧曾秘密征询袁世凯的意见,袁“一力赞成”,并立即派儿子袁克定将此事密告英国驻京公使朱尔典。之后,他又将朱尔典的表态——“目前似无较此为佳的安排”转告载沣,以求载沣念其拥戴之功,忘掉夙怨。

光绪、慈禧百日之服未完,1909年1月2日,御史赵炳麟和陈田上折参劾袁世凯结党营私、居心叵测。同日,载沣即发布上谕,以“现患足疾,步履维艰,难胜职任”为由,除袁世凯的一切职务,令其“回籍养疴”。

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载沣也不例外,他上任后干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杀袁世凯。

不仅如此,袁世凯一度还有杀身之祸。

李宗一在《袁世凯传》中说,载沣为了把军政大权迅速集中在自己手里,“便以袁瞒着他与美国谈判互派大使为口实,与奕劻、张之洞商讨杀袁”。当时,宗室善耆、载泽也都在背后怂恿载沣杀掉袁世凯。

如此一来,袁世凯不免心生忧惧。其女儿袁静雪(袁后来准备称帝时,为获清室支持,一度准备将袁静雪嫁给溥仪)回忆:在庆亲王奕劻向袁世凯透露载沣将有不利于自己的举动后,袁世凯连夜出京逃往天津,入住法租界的利顺德饭店,并计划由天津逃往日本。经其门生、直隶总督杨士骧派人前来相劝,袁世凯才于次日返回京城,并接到让其“回籍养疴”的命令。

载沣为何没有坚持杀掉袁世凯?原来,杀袁之举首先遭到奕劻的反对,陆军部侍郎荫昌、学部侍郎严修等纷纷上疏求情。时为军机大臣的张之洞也“反复开陈”,理由是皇帝刚刚登基就诛杀老臣,于国不利。《张之洞年谱长编》记录了张之洞此时的心路历程:“主上冲龄践祚……朝廷有诛戮大臣之名,非国家之福。吾非为袁计,乃为朝局计也”。

1月6日,袁世凯仓皇辞京,敢往车站送别的,只有杨度和严修等数人。而且,载沣对袁氏集团不仅拔其主干,还剪其枝叶:2月,邮传部尚书陈壁被革职、永不叙用,严修乞休;接着徐世昌内调邮传部尚书,由满人锡良继任东三省总督。3月,民政部侍郎赵秉钧休致。6月,直隶总督杨士骧病死,满人端方调任。第二年,唐绍仪短暂出任邮传部尚书后乞休,铁路总局局长梁士诒被撤职,江北提督王士珍以病自请开缺。

一时间,北洋集团被拆解得七零八落。

回籍养疴、退居河南彰德洹上村的袁世凯,依旧面临着危险,朝臣们时不时还在清算他的旧账。1910年2月,御史江春霖参庆亲王奕劻“老奸窃位、多引匪人”,就捎带批评袁世凯破坏戊戌变法,并攀援奕劻“排斥异己,遍树私人,包藏祸心,觊觎非望”。1911年初,载泽、盛宣怀奏《查明开平矿务一案始末情形》,指出开平煤矿之所以迟迟未能收归国有,主要原因是“袁世凯囿于成见,不肯实行助力,以致始终不克收回,实属失机太甚”。

图片 3

那么,袁世凯和他有什么仇有什么怨,竟让一向温文尔雅好脾气的载沣,怎么也容不下他呢?

晚清,摄政王载沣和他的手下,第二排左三是袁世凯。

袁世凯早年想学以致仕,大概天资不够,考了几次都名落孙山。

宣统三年遭遇炸弹袭击

直至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,袁世凯的人生才迎来了转机。

在奕劻、徐世昌等以及御史史履晋等的吁请之下,载沣被迫起用了赋闲三年的袁世凯,授其为湖广总督。11月,又任命袁为内阁总理大臣等,召其入京就职。袁世凯由此逐渐掌握了清廷的军政大权。1912年1月16日,袁世凯下朝途中,遇革命党炸弹袭击。袁再度大难不死,但其卫队长袁振标等3人被炸毙。

关于此事件,清宫档案的记载比较简略:“本月二十八日,内阁总理大臣行经东安门外丁字街地方,有人掷放炸弹,将卫队管带炸伤身死,兵警亦伤数名……将匪徒拿获多名,交京防营务处讯办。”

袁世凯有没有受伤、谁被炸死了、谁放的炸弹、抓了多少嫌疑人?这份档案都没有交代。

袁世凯有没有受伤?袁本人在此次炸弹事件中没有受伤,这点是确凿无疑的。袁静雪说:“我父亲侥幸,当场既没有受伤,又平平安安回到了官邸。因此,他在见到我们之后,只简单地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,接着便哈哈地笑了起来。”

曾做过袁世凯府总管的陶树德在《东安门大街遇炸》一文中也说:“炸弹落地时,袁世凯的双辕马车已经越过弹着点。袁世凯并未受伤……下车后笑着说‘今天有人跟我开玩笑’。”

朱尔典为袁世凯被炸后不久唯一接见的外国使臣。据其1月18日给英国外长格雷的信函,接见时,袁世凯的心情很不错,“今天,我前往祝贺袁世凯幸免于难。他表示自己很高兴能有机会和我讨论局势。”

这些都表明,袁世凯在此次炸弹事件中,确实没有受伤。

暗杀究竟是谁策划?革命党人税西恒当年亲自参与了此次刺杀行动,其在1949年后所写的回忆文章中透露:此次暗杀由京津同盟会暗杀部策划实施。革命党人事先探知袁世凯每日入清宫议事,要经过王府井大街、东安市场、东华门大街,入东华门。他们发现,虽然在袁世凯经过时街道两旁均密布军警,“但仔细看他们态度悠闲,并不警惕”,于是便决定在这段街上截击。

选择何时进行截击呢?革命党人认为袁世凯早晨入宫时,街道行人稀少,此时行动容易被军警注意;而出宫时为中午十一二点钟,人多反而不易察觉。加上当时的街道不宽,在人行道上投弹,可达街心。为此,他们决定在中午行动,并布下三道拦截关口:第一道由严伯勋守候在东华门外不远的三顺茶叶店;第二道是黄芝萌、张先培在丁字街一临街的祥宜坊肉铺;第三道是杨禹昌在东安市场门口。

1月16日这天,当袁世凯的车队经第一关时,严伯勋投掷炸弹,正落袁车下。但由于车速较快,炸弹爆炸时,车已过去,只炸毙车卫兵一骑,伤数人。

爆炸发生后,袁世凯的马车立即改道往南,走王府井大街,继而拐到东长安街,在东单折向北,返回石大人胡同外务部的袁世凯官邸。在祥宜坊肉铺的黄、张二人听到爆炸声,即开窗持弹等候,但因袁世凯的车队已改道,非但没能投弹袭击,反被街上军警察觉,上楼捕去。在东安市场门口的杨禹昌,在场内休息时闻得弹声,持弹奔出,也因形迹败露被捕。而投弹的严伯勋趁人声鼎沸、军警慌乱之际,退入茶叶店内,将手枪插入茶叶桶中,从容出门逃脱。

案发第二天,清民政部副大臣、步军统领乌珍在给清廷的奏报中,引具体负责侦办的镶白旗蒙古副尉惠恩所禀报,介绍事件中人员受伤情况:致毙官长兵丁共三名、马三匹,受伤之人数名,当经官兵获犯六名,并起出炸弹。

袁世凯遇炸震动京城。当日,《民意报》推出了号外。那桐、许宝蘅、恽毓鼎、王锡彤、郑孝胥、汪荣宝等清廷官员在日记中都有记载。汪荣宝在日记中直言“颇深骇异”。据袁静雪的回忆,爆炸案发后第二天,又有人在袁世凯官邸门口扔了一颗炸弹,虽当场并没有炸伤人,但袁世凯办公室窗户上的玻璃受爆炸声浪的冲击,形成了许许多多的水纹。袁静雪当时随父亲住在官邸,她透露:袁为了避免发生危险,此后就听从家里人的劝告,搬到地窨子里办公去了。

爆炸案前,鉴于京师人心不靖,民政部其实已采取相应防范措施:凡总理大臣暨各部院大臣出入所经道路,均拨派兵队巡逻保护。如今,光天化日之下,京师地面,竟让革命党人如此从容布施、投掷炸弹。负责京师治安的乌珍“不胜惊骇”之余,不得不上折自请处分。

黄、张、杨三人被捕后,第二天即为袁世凯军警执法处所杀害,遗体先弃葬城北荒冢中,也有说法是葬于农事试验场即今北京动物园松林内,但确定后改葬西郊公园烈士墓。投出首枚炸弹的严伯勋为着名翻译家、思想家严复的族侄,脱险后避居天津。他对刺袁一事不愿声扬,加上此后几年袁世凯地位日隆,因此组织也就故意隐其姓名、加意保护。清帝退位后,严伯勋先后在北京政府海军部、南京政府司法部供职,1933年病逝于南京。

炸弹事件发生后,所有宫禁大门开始增添兵丁;袁世凯所居的外务部也加派重兵,还请日本公使馆“力任保护”。入城维持秩序的兵力一度增至3000人,袁世凯仍嫌不够,“令部下一千人由保定开抵北京”。案发之后,清军警加大了在京城巡查的力度,被抓捕的革命党人,仅姓名可考的,就有23人,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“民国女杰”郑毓秀。时值南北和谈期间,民军和谈总代表伍廷芳还向袁世凯抗议并要求放人。在电文中,伍廷芳援引京津革命党人的报告说,军警挨家挨户检查盘问,“凡无辫男子之行于路者,警察即以枪相向,令其脱衣检查,稍有可疑,即行拿捕,探访局、营务处拘留者不下五十余人。”

2月6日,经袁世凯奏请,在此案中被炸死的袁振标照副将阵亡例从优赐恤。袁本为游击衔补用都司——都司、游击、参将才到副将,一下子加赏了三级,可谓厚恤。至于袁世凯,则以遭袭受惊和身体不适为由,接连请假,直到2月12日清帝逊位,未再进宫、上朝。当时正处清帝考虑逊位的敏感时期,袁之遇刺惊动了西方列强,甚至包括孙中山也“数问袁氏之安危”。有评论认为,经此一案,清廷意识到袁世凯并非如传言所说与革命党联合谋清,社会各界认识到暗杀之风过盛会导致无政府主义反而为害甚巨。如此,使得袁世凯地位更加巩固,正可谓因祸得福。

据一些文章记载,1913年袁世凯在北京就任大总统后,后来成为北伐名将的王天培等,不甘辛亥革命果实旁落,曾潜入京城谋刺。1916年1月袁世凯称帝之际,其总管袁乃宽之子袁英曾将数十枚炸弹秘密放置在新华宫,准备在袁世凯登基时用电气引爆。但这两次策划,均未告成。至于袁世凯,虽逃过了多次暗杀,却因称帝而为千夫所指,很快于1916年6月6日在忧惧中病逝。

袁世凯并没有愈挫愈勇,非要在科举考试这棵树上吊死。他很快就把心思从科举考试这条路,转移到投笔从戎这条路上了。

想要混出气候,首先要跟对人。当时养父的好朋友吴长庆是淮军统领,淮军又是直隶总督李鸿章创办。由于李鸿章是慈禧身边的红人,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所以袁世凯便投奔了吴长庆,并得到吴长庆的提拔重用。

展开剩余80%

很快,袁世凯就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。

清王朝的藩属国朝鲜发生了“壬午之乱”,袁世凯随吴长庆率军平乱。

由于表现勇猛,再加上有吴长庆替他美言,因此,在平乱后,袁世凯被任命为帮办,负责帮助朝鲜训练新军、治理国家。

不得不说,袁世凯是个很会交际的人。

当时,除了李鸿章是慈禧一刻不能离的人之外,还有军机大臣荣禄,亦是能影响慈禧的人。而袁世凯凭着高超的手段,很快与这两位结下了不浅的交情。当他回国后,在这两位的举荐下,负责督练北洋新军。

图片 4

中日甲午战争惨败后,光绪帝在康有维和梁启超等维新派的帮助下,开始实施变法。

由于变法涉及到军队、士人和皇亲贵族们的利益,以慈禧为首的保皇党,便不断施加压力,阻止变法。

为了能够成为实际的掌权人,维新派找到了袁世凯,希望他能兵围慈禧所住的颐和园,逼迫慈禧交权。

袁世凯一边假意答应,一边又向慈禧的心腹荣禄密报了此事。因此,慈禧先下手为强,发动政变。不仅围剿了维新派成员,还把光绪帝囚禁,再次独掌大权。

而袁世凯因告密有功,从此走上了事业巅峰。

光绪帝本是载沣的二哥,因此对载沣而言,袁世凯有害兄之恨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袁世凯人生的多次杀身之祸,载沣一上台就罢免了袁世凯